他曾是山东的土皇帝正经事没干多少民间流传的
ʱ䣺 2019-10-09

  韩复榘有一定文化,生平喜欢《彭公案》、《施工案》、《七侠五义》等小说,所以以这些小说的主角自居,常在省政府办公厅审问有关盗匪和特殊案件。

  办公厅前广场有时挤满了各案的人犯,他却审得特别快,也从不细问犯人的口供,只听部下的报告,便马上审判。他对盗匪的处置方式最为特别,只要把人一看,便指点谁站在东边,谁站在西边,分别各站一排。接着便宣布:东边一排枪毙,西边一排无罪释放,这就算是结了案。

  有一次,省政府参议沙月被派去送信,他因为好奇主席问案,便不小心站在了东边一排糊里糊涂地看热闹。

  当清点人犯时,发现多了一个,韩复榘便问这人是干什么的。沙月回答是送信的。韩一听,以为是给土匪送信的,便吩咐说:送信的也不是好东西,一起毙了吧。等到发现搞错时,那人已经随着其他案犯被枪毙掉了。

  他指挥士兵在羊头上绑刀、羊尾上拴麻、羊身上披彩条,乘着黑夜将羊赶到阵前,用火点着绵羊的尾巴,驱赶着羊群在阵前乱窜。奉军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发射照明弹,才看清了韩复榘的企图,便用机枪扫射,抓住阵前乱窜的绵羊,做了下酒菜。“火羊阵”的笑话不胫而走,也就流传了出去。

  韩复榘在山东时,一日,济南正谊中学有个学生偶然进了省政府。他见此建筑宏伟,感到有点新鲜,不禁东张西望四处闲逛。不巧他被韩复榘给碰上了,韩见他行迹可疑,便不分青红皂白,上去就是两个耳光。

  学生无故被打,又不认识韩复榘,便质问道:我并未犯法,你为何打我耳光?韩复榘毕竟理屈,一时语塞,便说:我是韩复榘,苏州公积金电脑版下载2019-09-20打你打错了,你也打我两个耳光,算是还你好了!

  韩复榘为表明自己治内吏治清廉,常常以视察的名义到地方上去巡视,对下属官员往往凭着他的第一印象和个人的好恶,任意重赏重罚,因此,他也常常闹出笑话。

  一次,韩复榘去某县视察,事先未曾通知,到了那里已经是傍晚时分了。于是他就找了个旅馆住下,第二天他天不亮就起床,洗漱完毕吃了早饭,便带着几个卫士来到县衙门。衙门里此时冷冷清清,空无一人,他心里不由火冒三分,赶紧命卫士去叫门。

  韩复榘见这个门房是个三分像人,七分像鬼的烟鬼,心里不禁又多了两分火,朝着他瞪了一眼,径自往里走去。到了厅堂后,韩复榘见衙门内一副破败景象,桌上全是灰尘,墙角还挂着蜘蛛网,他心里又添了两分,嘴里狠狠地骂道:这哪像是个县衙门,简直就是个破庙。

  谁知,韩复榘刚刚坐下,便有一个三十来岁的人,穿着整齐的中山装,朝他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,并说:大帅,您早。韩复榘看了他一眼,问道:你是这里的县长?那人答道:不是,卑职是第一科科长。韩复榘又问:你们县长呢?难道你们平时上班都这么晚吗?韩复榘这时心里的火早已憋不住了。

  恰恰这时县长也来了,他上前就是两个耳光,然后怒气冲冲地说:从今天起,你当科长。又指了指那个科长说:你来当县长。www.18873a.com,说完便气呼呼地走了。

  事后才知道,那个早到的科长因为昨天夜里赌钱赌了个通宵,天亮刚散,他懒得再回家,便直接来到了县衙门。没想到自己赌桌上运气不好,官场上却走了好运,输了一晚上的钱竟然得了个县长的官。

  韩复榘是冯玉祥的手下,是冯玉祥的十三太保之一,后来投靠了蒋介石。中原大战的时候韩复榘进入了山东,一直到1938年被处死,一直是山东的老大,韩复榘在山东期间兴办教育,重视水利,支持工商业的发展。总的来说把山东建设的还是不错的,他也自称自己为韩青天,经常“为民申冤”。但是因为自己不是专业的,所以造就了好多的冤假错案。不过总的来说自己对山东人民还不错,至少比之前的张宗昌强。

  不过他在山东不光做这些事情,还建立自己的军队,扣留中央的财政,一直不让中央插手山东的事务,可以说成为山东事实上的皇帝。其实,这种有军阀性质的人很少会做汉奸的。而且对于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山东也不会轻而易举放弃的。

  抗日战争期间,在日本进入山东的时候,韩复榘也不是直接投降的。之前日本人就找韩复榘准备叫韩复榘加入五省自治,韩复榘断然拒绝。这就证明这哥们不是真的想当汉奸的。

  七七事变后全面抗战爆发韩复榘亲自在第一线指挥,进行了夜袭桑园车站、血战德州、坚守临邑、济阳遭遇战、徒骇河之战、济南战役、夜袭大汶口等战役。不过这个时候韩复榘发现自己确实打不过日本人,实力悬殊比较大。

  还有就是当时蒋介石答应给他的东西都没有给,这就导致他更加不满了,据说自己又暗地里找过日本人。不过之后就开始退出黄河了,没有在黄河坚守,后来李宗仁叫他守泰安的时候他也没守就走了,这才有了后来处决了。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